生活與信仰

上帝僕人的墓園——獻給外婆(孫基立)2016.12.15

那些葬在遙遠異國的傳教士,毫無保留地奉獻出一生之後,在生命的終點,他們會不會也有徬徨的時候?他們會不會懊悔,因為不僅僅是自己,連同他們的至親,也都忍受了痛苦?他們在生命的終點,面對死亡的來臨,面對一個今世無法看見的天國,他們是怎樣想的? […]

事奉篇

為了“以少博多”? ——關於奉獻的錯誤教導

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66期 陳真          許多教會在收奉獻時,採用了許許多多的技巧,給教會增加了不少“收入”。然而仔細推敲,這樣的“收入”,並非上帝喜悅的。        筆者在一間教會任主日學老師時,經歷過以下這些:        教會講臺強調,奉獻就一定發財!每堂聚會都安排同工拿著奉獻袋先去收奉獻,不管聚會的性質和類型。         教會採用各樣技巧推動奉獻。比如安排人做見證:以前我是如何窮困,自從我開始十一奉獻,上帝祝福我的財務,現在我多麼富足!……        教會告訴同工,收奉獻時,螢幕上要投影《瑪拉基書》3:10:“萬軍之耶和華說:你們要將當納的十分之一全然送入倉庫,使我家有糧,以此試試我,是否為你們敞開天上的窗戶,傾福與你們,甚至無處可容。”不要投影《哥林多後書》9:7:“……不要作難,不要勉強,因為捐得樂意的人是上帝所喜愛的。”         因為,《瑪拉基書》3:10講的是舊約律法,包含“應當”二字,暗示奉獻是上帝要求的。《哥林多後書》9:7是恩典時代的教導,聽的人可以從字裡行間找到理由,拒絕奉獻。         另外,《瑪拉基書》中的“祝福無處可容”,可以激發信徒“以少換多”的熱情。而《哥林多後書》中“上帝所喜愛”的應許,太寬泛了,不如“祝福無處可容”來得實際。         這樣一來,教會的收入大大增加了,但是這是上帝願意看到的嗎?要弄清楚這個問題,必須先明白奉獻的真實含義和基本原則。         第一,奉獻應該出自人的感恩。人從上帝領受了陽光、雨露和各種恩典,將收入的十分之一奉獻給上帝的家,讓神職人員衣食無憂,讓教會有經費展開各種事工、傳福音等等,是應該的。        然而,奉獻應當是自願的,不應當勉強。上帝給人自由意志,也讓人選擇與祂同工。教會教導奉獻的真理是必須的,但是如果勉強人奉獻,就不符合《哥林多後書》的教導。        第二,奉獻的動機要正確。如果奉獻是為了以少博多,上帝不悅納。就像上帝子民的祭物中帶酵,就會被上帝憎惡。        第三,奉獻是蒙福的,但不一定在錢財上。如果教導信徒,向上帝奉獻就能增加收入,而實際上並未如此,信徒就會開始懷疑上帝的慈愛,和上帝應許的真實性,會疑惑,會抱怨。        如果這個時候給予正確的教導,也許還能引導信徒走出信仰的誤區。可悲的是,有些教會給出了更錯誤的教導:這是因為信心不夠,貧窮的咒詛沒有破除,奉獻還不夠多……這些可憐的羊,終於徹底陷入了妄求和妄想!        如果為了收取高額奉獻收入,規避奉獻的真正涵義,謬講奉獻的真理,把耶穌變成了財神,這樣的後果非常可怕,因為信徒在拜假基督!   作者現居廣東深圳。法律本科,自修心理學,為心理諮詢師。

No Picture
生活與信仰

簡樸生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個人的生活方式,往往是他內在的價值觀和處世態度的反映。而一個以上帝為中心的人,是一個常常“以天父的事為念”的人。這樣的人,必會列出人生中的優先順序(priority),區別日常生活中的需要(need)和想要(want),因此他可以活出討上帝喜悅、不是苦行僧的簡樸生活。             簡樸生活是指“純一的心意,專一的心志,只有一個願望:凡事順服主;只有一個目的:凡事榮耀主;只有一個使用金錢的方向:擴展上帝在世上的國度。”            你願意透過支持《舉目》雜誌經費的需要(不論多少),來擴展上帝的國嗎?

No Picture
事奉篇

與神有約——回應《啟航三疊》之二

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54期 林秋如        林哲的故事,充滿了許多人的聲音,因為他活在典型的華人教會,窩心的溫情和犀利的論斷,常是夾心餅乾的兩面。在眾說紛紜中,在他的徬徨無措裡,我細聽林哲自 己的心聲。雖然困在未知與不確定的雲霧裡,但他清楚一件事——他,與神有約。那份篤定,是信心的種子與順服的動力。是清醒的心,使他意識到與神的約,這也 是信心的回應,使他面對人生下半場,毅然轉換生命的跑道。         神是與人對話的神,聖靈邀請林哲踏上新的跑道。我相信林哲面對的挑戰,不僅是生命的轉戰,更是與神的對話之旅。跟隨主的人,學習認得主的聲音,效法主的生命內涵,聽從主的調遣,才能與神共舞,經歷約的實際——不是束縛,乃是祝福。         可惜的是,教會裡有許多人,喜歡扮演上帝或約伯的朋友,卻不理會對自己與神的約。林哲的故事,反映出華人教會神學的薄弱,和屬靈觀的分歧亂象。聖俗二分法,誤導了許多基督徒對神的呼召和事奉的詮釋。         神對每一位基督徒的恩召是相同,且不打折扣的——“你要盡心、盡性、盡意、盡力愛主你的神。”(《可》12:30)但擁有的恩賜和委任,卻是人人不同。天國 大業開展的禾場,在全世界,需要各類的基督徒全然奉獻,成為精兵。牧師的職分是牧養、教導、訓練信徒成為各行各業的傳道人。        有人認為,全身心或全時間事奉神,等同於當牧師或宣教士;把進神學院視為入至聖所,而錯把牧師或宣教士高舉為最高級的基督徒,並以為平信徒是對神的愛不夠完 全,奉獻有所保留的。如此狹窄扭曲的觀念,限制了信徒對神心意的瞭解,也牽絆了教會的成長。看到許多全然愛主的基督徒,滿有才情,就是沒有當牧 師的恩賜,卻因傳統的教導,混淆了普遍恩召及個別的呼召委任,誤己誤人,實在悲哀。         普世的宣教機構,因應每一時代不同的挑 戰,面對每一族群不同的需要,發展多元又具創意的傳道策略。全身心為主而活,不一定得放棄個人的專業。職場就是宣道的禾場,基督徒選擇專業時,應慎 重尋求神的引領,明白神的心意與呼召,好讓我們在職場上成為稱職的傳道人。而放棄專業,任專職的牧師或宣教士,也必須有神的委任。筆者曾聽某知名神學 院的實習生,在高談闊論他的神學見解時,指稱某資深基督教出版社的主編和社長不是傳道人,“只是”文字工作者!如此井蛙之見,恐怕保羅再世,也難逃此生之睥昵眼光。而此神學院的神學底氣,實足堪憂。         華人信徒和教會,若能奠基於正確的解經,拓展眼光,必能更貼切地明白神對個人及堂會的引導。         林哲的屬靈同伴對神的心態,似乎敬畏多於親愛。林哲對專職傳道的生活方式,有相當狹窄的理念。這兩方面都反映出華人教會的神觀和人觀。         許多人認為,會錯神的心意,神必管教。他們的神是嚴厲的法官,不是慈愛的父親。神必管教蓄意的不順服,而孩子因懵懂無知而困惑迷茫,父神必會開導安慰。         林哲捨棄運動用品,決心專一傳道,生活從簡。這樣的捨棄,似乎表達了約束自己的愛慕,專一服事。其實,基督徒非常需要培養生活情趣和幽默感,專職的牧師和宣教士更是如此,有健康的身心靈才能服事得長久又喜樂,也才能自在地活在人群中。         華人教會充斥著儒釋道的文化根底,仙風道骨加上道貌岸然,是典型的“屬靈人”形象,這樣的文化屬靈人無慾無趣、索然無味,很難令人體悟神的智慧與榮美,更難令人信服基督徒的生命有何豐富與色彩。         林哲這場揪心的衝激,起因於健康的威脅;屬靈同伴的會談,顯露了教會的苦難神學。儘管摩西老爺沒抱怨風濕痛、關節炎,保羅倒是坦承神沒答應拿走他的刺。這2 位前輩聽從神的委任,牧養的是三教九流、參差不齊;排山倒海的災難沒少過,被自己人恨之入骨的苦痛搗心扉;多少次在靈魂的暗夜裡,向主哭號:讓我早日脫離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