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長篇

鹹魚返生(天之德澤)2020.09.17

天哪!從此我要去做測試工作了嗎?已經從事了20年的軟件發展就這樣離我遠去了?我的心裡又悲歎起來。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風刀霜劍嚴相逼”。兩年以來,我已經是鹹魚一條,失去了靈動和逆流而上的能力和勇氣,只能隨波逐流。上帝,我的主,你聽到我的呼求了嗎? […]

見證

窗開了,門沒關上——從職場糾結到屬靈騰躍(王隽)2017.01.11

在我8年進行了幾十次嘗試均告失敗之後,2014年的一天,香港大學忽然向我伸出了橄欖枝,邀請我加入教師隊伍。他們甚至教我,在最終的面試中如何表現。

整個過程中,我向主求,清晰地看到主在為我開路。然而令我不理解的是,我現在的工作,主也多有憐憫和應許。公司領導甚至讓我承擔更高一級的任務。

我做任何選擇,心裡都不安寧。 […]

No Picture
職場生活

跨洋大搬家

當我們從正面看事情的時候,我們就可以努力實踐聖靈充滿的生活,讓仁愛、喜樂、和平、忍耐、恩慈、良善、信實、溫柔、節制,成為我們的生活形態。 […]

No Picture
成長篇

換一種活法

本文刊於《舉目》64期 歡然        我上大學前,很喜歡用華羅庚創立的統籌法安排生活。比如燒水時,抓緊時間掃地或澆花,一溜小跑搶時間,一切休閑、娛樂都視為浪費時間。        進大學後,因為對所學專業興趣不大,而且愛玩兒,又走向另一個極端,浪費了不少時間。        我這種走極端的個性和生活方式,看起來非常自由、隨心所欲,以最大限度取悅自己,卻沒有真正喜樂過。我常常嘆息人生的無法完全如意、難免痛苦。        信主後,上帝帶領我換了一種活法。 不再有苦無處訴了        1992年,我第一次住進精神病院。出院後,我開始參加教會的聚會。不久,經禱告,得到了我的第二份工作——在黨委宣傳處做宣傳幹事,參與辦廠報,同時搞些日常宣傳工作。         說實話,我心理負擔很重。雖然知道我的病的人不多,但我總怕別人知道。我還怕吃藥後影響智力,做不了工作。我又想出人頭地,不想平庸一生,對名利、地位看得很重,並眼高手低,不願意做小事。        後來,聽牧師講,不要執著於信主前的人生目標,不要去抓自以為重要的一切,要按照基督信仰,建立新的價值觀、世界觀。我這才知道,事業不是人生的首要追求,名利、地位不能帶給人真正的幸福。真理才能使人生真正有價值。        認罪、悔改,倒空內心的苦水後,我嚐到了主恩的滋味。從沒有人像上帝那樣耐心聽我的苦衷,我再也不會有苦無處訴了。我真正體會到自由釋放和喜樂安息,體會到幸福,也才明白過去為什麼在人前很風光,內心卻痛苦。 名利場上求誠實         黨委是個什麼地方,是個名利場!剛去的時候,我被人笑話我寫稿子不會編假話。我負責編輯企業報副刊,同時,每個月至少得寫一篇新聞稿,在報上發表。我去採訪,總是採訪到什麼寫什麼,從不添油加醬。而且,我的寫作技巧也不熟。所以,報社的同事都笑話我。        我一直在說假話、套話上“不開竅”,所以我寫的每篇文章都是講實話,新聞稿是這樣,散文稿也是這樣。都是有事實根據的,都是真情實感的。        聖經《歷代志下》16:9說:“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,要顯大能幫助向祂心存誠實的人……”上帝的帶領沒有錯。我居然因此有了自己獨特的文風和特點。大家喜歡上了我的文章。有的人還把我的文章拿回家,給子女當範文。我有篇大塊頭文章還被大報轉載。我編的第四版副刊,在兄弟企業報中,也有很好的口碑。那10年,我在省市乃至全國的企業報系統和新聞系統評獎中,得了許多獲獎證書,裝了一抽屜。        還有一次,我參加企業報協會的論文比賽。我大寫新聞真實的必要性,結果得了一等獎。我聽從上帝的話,最後得到的是很豐厚的回報。 認真做最小的事        上帝也一直在雕塑我。我是部門學歷最高的,但我很情緒化,不耐煩做小事(剛進部門,都要從小事做起)。我常常在不順利,或覺得枯燥時,煩躁起來,甚至影響工作。        有一次,我在我最煩的校對工作上出了錯,將“一流水準”誤改為“世界一流水準”。害得大家與我一起,一張報、一張報地把多餘的“世界”兩字劃掉。        還有一次,我去外面刻字店電腦刻字,把字的尺寸弄錯,幾公分的字刻成幾十公分。我這才知道,如果不忠心,我連小事也是做不好的。 […]

No Picture
時代廣場

身在職場,心無名利場

陶婷婷 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56期        希望上帝帶領我在職場上的心靈成長經歷,可以幫助更多的朋友瞭解上帝在我們工作上的祝福,並做到身在職場,心中無名利場。 野心勃勃受挫折        13年前,我以秘書的身分,進入一家大型上市公司的科技部門。我和前後4任領導,都合作得非常好。很快,我開始管理一個部門,也在技術領域裡找到了非常適合自己的職業平台。         隨著職務的晉升,我的內心也發生了變化,我開始注重名利、爭競,開始不滿足、放不開。        兩年前,我野心勃勃、意氣風發,主動要求從集團調到下屬的一個產業總部,管理一個部門,打算幹出一番事業。        然而不到一年,這個產業的領導就換了。新領導上任後,開始整合組織。不管我將自己負責的業務理念說得多麼合乎情理,都沒有得到新領導的認可。海歸背景的領導,還對我曾經的秘書背景頗有微詞。        我受到很大的傷害。這是我工作10餘年在職場遭到的第一次變故,有些心灰意冷。幾個月後,我又調回到集團。雖然很多人認為,這對我是個好事,但是我原先在集團的工作已被人接手,我只能重新拓展業務。一切歸零,一切都要重新開始。 生活更加忙亂了         在如此灰色的心情下,朋友介紹我去教會。真有上帝嗎?上帝可以幫助我嗎?我想試試。 我頻繁地去教會。和教會的弟兄姐妹在一起,我感到非常溫暖。我開始禱告,想看看上帝可以幫助我什麼。幾次禱告得到奇妙的應許後,我對信仰越來越熱情,越來越相信上帝的能力。        於是,我把精力從職場“轉戰”到教會。我認為這個世界上的一切都不重要,我對工作,對領導、同事都失去了熱情。既然早晚要上天堂,我只需要修煉屬天的生命即可。我計劃辭掉工作,全職傳道,為上帝奉獻。這才是有意義的人生!         我開始對工作不專心,差不多就好。我熱情地到處宣講福音。耶穌不是說過:“若有人要跟從我,就當捨己,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。”(參《太》16:24,《可》8:34,《路》9:23)這樣一來,我的生活更加忙亂……         我開始懷疑,上帝真的要我全職服事嗎?還是說,那只是我自己的意願?只有全職服事才算愛上帝嗎?如果大家都不去工作了,上帝造的天地萬物又由誰來管理呢?        我禱告、求問上帝:“上帝呀,請你給我指明道路!”上帝真的通過佈道會和牧者的證道啟示我,我開始學習禱告,學習安息在上帝的裡面,而不是外表看起來敬虔,和一味追求屬靈的恩賜。        我漸漸明白,職場也是上帝的呼召,也是重要的禾場。我的職業不是自己白白得到的,也是上帝一步步帶領的。 漣漪不起心安穩        我開始專心工作,祈求上帝賜給我更多的職場智慧和力量。我在公司組織了一個小小的查經班,在每週五中午,和初信的同事分享聖經。我也開始一對一地傳福音,結合聖經,將生命的感悟分享給同事。聖誕節時,送同事們一些有信仰含義的小禮物等等。        作為集團兼職講師,我給集團新員工上培訓課程《高效能人士的7個習慣》,將作者的屬靈氣息帶給大家,幫助大家心靈成長。我也不再強迫灌輸聖經知識給別人,而是努力用自己的言行和喜樂感染別人。        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