事奉篇

黑夜到底多長——談教會的權柄勝過陰間(任運生)2018.08.30

任運生 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官網2018.08.30   神在地上設立兩樣主要權柄:教會和政府。 王怡牧師在論到政教關係時曾說過一段話大意是: 政府管理人的身體,教會關注人的靈魂;政府借助法律賞善罰惡,教會通过福音更新生命;政府以強制力治標,教會教化人心歸正治本;政府當彰顯神的公義,教會集中傳揚神的憐憫。 所謂的政教分離(或政教分立),不是指政治與宗教(Politics and Religion)的分離,乃是指政府與教會(Church and State)的分立。 本文從《馬太福音》第16章的經文出發,談談教會的權柄——“我還告訴你,你是彼得,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;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他。我要把天國的鑰匙給你,凡你在地上所捆綁的,在天上也要捆綁;凡你在地上所釋放的,在天上也要釋放。”(《太》16:18-19) 一、耶穌基督的權柄——堅固磐石 耶穌和門徒來到該撒利亞腓立比的境內。這個城是大希律的兒子腓力建造的。他用羅馬皇帝凱撒和自己的名字,合起來命名此城。該城位於加利利海北部大約40公里。城裡盛行各種假神崇拜。 正是在這裡,耶穌問門徒:“人說我——人子是誰?”(《太》16:13) 眾說紛紜之後,耶穌又問門徒:“你們說我是誰?”(《太》16:15) “西門彼得回答說:‘你是基督,是永生上帝的兒子。’”(《太》16:16) 主耶穌聽到彼得的回答很是歡喜,誇贊彼得:“西門巴約拿,你是有福的!因為這不是屬血肉的指示你的,乃是我在天上的父指示的。”(《太》16:17) 接著,主耶穌對彼得說:“我還告訴你,你是彼得,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。” (《太》16:18) 門徒和以色列眾人都期待耶穌建立彌賽亞國度,但主耶穌似乎卻在此對門徒說:我要暫緩建立彌賽亞國度。我首先要建立一個新的團體:教會。 這是新約聖經裡,第一次提到“教會”這個詞。這是主耶穌新的啟示、新的真理。 “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。”“磐石”指什麽? “彼得”的名字“Petros”,是“石頭”的意思,因此天主教認為,磐石是指“彼得”,並進一步認為:彼得是基督的代表,是羅馬天主教的第一任教皇,以後歷任教皇都是彼得的合法繼承者。也就是說,主的教會建立在彼得這塊“磐石”上。 然而這樣的教義,在釋經學上存在著明顯的問題。 希臘文的名詞有陰性和陽性的區別。“彼得”(Petros)是陽性名詞,而“磐石”(Petra)及其相應的代詞(Taute)和定冠詞(Te),都是陰性。這顯然是不一致的。 κἀγὼ δέ σοι λέγω ὅτι σὺ εἶ Πέτρος, καὶ […]

天下事

世界杯補遺(俞安至)2018.08.24

俞安至 本文原刊於《擧目》官網天下事専欄2018.08.24 當俄羅斯法律禁止在球場傳福音的情况下,福音派教會想方設法來傳福音。 2016年限制傳福音的條例 世界上最受矚目的運動世界杯足球賽,於2018年6、7月間在俄羅斯成功舉行。最後法國擊敗克羅地亞奪得冠軍。俄羅斯的福音教會原希望能藉此機會傳福音的盼望,在2016年受到了嚴重的打擊。 4年前,當巴西主辦世界杯時,大量的基督教福音單張從各個街頭巷角得以散發,甚至在著名的科帕卡巴納海灘都能看到散發福音單張的義工。 但在2016年,普金領導下的俄羅斯國會,通過限制傳福音的條例。這個法律不許任何教會在教堂以外分享,包括這次世界杯所有賽程的城市。 外國基督徒不可能飛到俄羅斯來傳福音。在過去幾年中,俄羅斯政府與東正教配合,將所有外國宣教機構關閉,且不再給外國宣教士簽證。如果有外國遊客違反規定,一定遞解出境。 由於這個法律規定,必須是政府認可的教會在俄羅斯公民帶領下,才能做傳福音的工作,俄羅斯少數的福音派教會就決定,按照這個規定來行動。如果他們不能外出傳福音,他們就想方設法吸引球迷到教會來。 開放教堂觀看球賽 在莫斯科、聖彼得堡以及其他有賽程安排的城市約超過400家教堂,決定在世界杯舉行的一個月內,開放教堂提供給球迷們觀看比賽。 在俄羅斯,足球是僅次於冰球的第二受歡迎的球類運動,許多場的比賽銷售一空,一票難求。這些教會藉此提供大型視屏,還有爆米花、向日葵子以及神的話語來吸引俄羅斯球迷,讓許多人可以一起看球賽,為俄羅斯球隊加油,彼此交誼與團契。 數以百計的義工在世界杯期間,在教會分發單張以及包括俄羅斯文的新約聖經,甚至一些門徒訓練的材料,並且邀約附近鄰舍以後來參加查經班及青年營。 雖然邀請球迷看球賽轉播,與美國一些教會在超級杯美式足球決賽的情況很類似,但對俄羅斯的福音派教會來說,這可是一個全新的傳福音方式。(在俄羅斯,福音派的信徒只佔人口的1%。) 在籌劃這個活動時,一些比較新而且本來就較常舉辦社區活動的教會,對這個活動非常支持。但有些長期存在的教會對這樣開放門戶曾發出異議:“我們怎麼能用敬拜神的殿來做這種毫無用處的活動,去看足球賽?”好在,這些教會裡的青年人對這個方式非常熱衷,他們終於解除了教會牧長的疑心。 這些教會聚會的場所需要是在政府登記的“教堂”。在這點上,也遇到一些困難,因為俄羅斯的福音教會中有1/4是屬於“家庭教會”,從來沒有向政府登記過。若他們舉辦這類的活動,可能會受到當地警察的刁難,甚至罰款。 在俄羅斯正教外的教會如果有“宣教活動”是會被處罰的。所謂的“宣教活動”包括分享信念或教義以吸引非信徒來參加他們的教會。今年稍早,就有浸信會及五旬節派教會受到這樣的處分。他們上訴到俄羅斯憲法法庭。最後,他們的上訴雖然沒有成功,但法庭的判決中認定,“宣傳教會活動的佈告,若只是以‘某個特定宗教信念’為主旨,而且僅對非會員分發”才是“宣教活動”。 這個解釋讓這次開放轉播世界杯的活動,受到較少的壓力。 《東西方教會與事工報告》的主編法甘(Geraldine Fagan)說:“即使有2016年法律的限制,由於克里姆林宮希望避免引起國外任何負面的報導,我認為,這次福音派教會的活動應該會受到較少的干擾。” 福音計劃的成果 結果,這次的世界杯俄國隊超乎任何人的想像,居然打進最後八強。因而也造成了福音派教會計劃的成功。 在這400間教會的轉播中,有超過一萬人次進入教會觀看比賽。這些教會一共散發了超過50萬份的單張與俄語新約聖經。甚至還有一份特別印製的《約翰福音》(附有附近教會的消息)也完全分發完。 俄羅斯完美地主辦了這次世界杯,再加上俄國隊進入八強,讓來看轉播的人興奮非常,更願意聽福音。當人們一同慶祝時,他們似乎也比較願意聆聽福音。 在俄羅斯,約70%的人民承認是俄羅斯正教的信徒,20%不相信任何宗教。 雖然這次教會的世界杯轉播非常成功,但莫斯科政府在世界杯期間還是壓制了一些宣教的活動。從開賽起,一共有三個福音隊被捕。這三隊是在莫斯科,卡林寧格勒(康德的故鄉),以及葉卡捷琳堡(歷史上,最後沙皇尼古拉二世被殺害的城市)被捕。他們後來雖得釋放,但福音單張全被沒收。 “福音快閃” 在莫斯科的紅場,有25位學生臨時發起一個“福音快閃”,他們在公開的場合,急速的將福音內容用快閃的方式傳播出去。當這些快閃團隊表演一開始,當時在紅場來自世界各地的遊客立刻將他們包圍起來,觀看他們的表演。 參與這次福音工作的義工們發現,在莫斯科與聖彼得堡的街頭所發生的事,讓他們感到驚訝。在各處,大膽地宣講福音,使用快閃隊,在紅場傳福音。許多俄羅斯的基督徒因此受到激勵,願意到街頭去分享福音。 世界杯的結束成了一個新的傳福音的起點。據說,在世界杯之後,有1800個新的查經小組成立,還有15,000個兒童營正在籌劃。 請在禱告中記念俄羅斯的福音事工!

基督徒倫理

七夕專稿:婚姻使我們失去愛的能力?——在七夕寫給害怕“婚內失戀”的你(王敏俐)2018.08.17

過去我曾經痛苦地以為,上帝把我帶入婚姻是要使我受苦,祂藉著婚姻使我不得不放棄自己的夢想與生涯規劃,放棄自己所熱愛的專業。直到那一天,在聖靈的光照之中,我才認識到,原來上帝並不是要把我最愛的奪走,而是要把最好的給我,那就是耶穌基督自己。 […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