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活與信仰

基督徒父母,當你的孩子沉溺於網絡時(基甸)2021.07.21

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.07.21 基甸   在今天這個電子產品和互聯網絡無處不在的時代,很多基督徒父母都面臨處於青少年時期的兒女網絡沉溺的問題。 當下,青少年沉溺於電子遊戲、動漫影圖和社交媒體的現象非常普遍,很多孩子因此影響學業、身體和心理健康,對網絡的強烈渴望變成他們不能自拔的、類似上癮的捆綁,網絡沉溺對他們的靈命,以及與父母的關係也帶來很多負面的影響。 許多基督徒父母因為這個問題苦惱、憂愁甚至抑鬱、絕望。一些父母用盡各種辦法,包括沒收設備、切斷家中WiFi、“胡蘿蔔(獎賞)加大棒(懲罰)”、哀求、威嚇甚至搬家等等,但都很容易被更懂技術的孩子破解,或者遭孩子拒斥,而收效甚微。這更讓父母痛苦不堪。 按照筆者與華人教會廣泛接觸後得到的印象,我相信這個問題在華人基督徒家庭中,是非常普遍、也相當嚴重的一個問題。 陷於沉溺於網絡的青少年子女的基督徒父母,應該如何面對這個問題?我們要如何做,才能給予陷於這個問題中的孩子正面和切實的幫助? 筆者自己的兩個兒子,在青少年時期都有網絡沉溺的情況(現今大兒子已經工作,似乎不再受到這方面的困擾;小兒子今秋即將進入大學學習,我們還在繼續為他禱告)。作為一個“過來人”,我希望跟有同樣難處、面臨同樣挑戰的基督徒父母,分享一些我認為很重要的聖經原則和個人體會。 有幾點值得提醒和共勉:一是我們需要對網絡沉溺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和了解;二是我們需要學習不惹孩子的氣;三是我們需要用以福音為中心的方式,陪伴、引導有網絡沉溺的孩子。   一、我們需要對網絡沉溺有一個正確的認識和了解。 首先,不是每一個缺乏自制、在網絡上可能花太多時間的青少年,都有我們這裡說的“網絡沉溺”的問題。以下典型的網絡沉溺“癥狀”,可以幫助我們判斷孩子是否屬於“沉溺”: 過度使用:強制型的網絡使用和網絡上過度的時間消耗; 斷癮癥狀:在限制網絡使用時,出現諸如抑鬱和憤怒的斷癮癥狀; 忍耐性:出現明顯的對更好設備、延長上網時間和更多應用軟件的渴求; 消極後果:出現多種由於網絡使用導致的消極影響,包括在學業和人際關係中的不良表現。 其次,今天的心理學和基督教輔導學,對網絡沉溺已經有更多的認識。例如以下幾點,對正在被這個問題困擾的父母可能有會幫助: 研究表明在青少年與成年初期(12-29歲),網絡沉溺的風險更大。這意味著很多孩子最終會因為長大,走出網絡沉溺的牢籠。 關於網絡沉溺是不是一種成癮性的精神疾病,心理學界尚無定論。目前心理學界傾向於認為網絡沉溺是一種病態行為,但網絡媒體本身並非是像毒品那樣的致癮之物。 網絡沉溺的成癮性與商業網絡的刻意設計有關。特別諸如帶有角色扮演、特別容易“入戲”的電子遊戲等等,本身就是以使人上癮為設計目標的。不僅孩子會上鉤,即使大人也很容易被捆綁。 網絡沉溺可能與抑鬱症、色情、毒品等方面的成癮關聯及混合。 網絡沉溺只是一種逃避現實的表象,真正的原因可能是更深層的問題,如自我形象低落、同儕壓力、屬靈低潮,等等。 這些認識也提醒我們,在幫助孩子克服網絡沉溺的過程中為他們禱告,並用聖經的價值觀和基督福音來幫助他們的重要性。   二、學習不惹孩子的氣 聖經教導我們基督徒父母,兒女是上帝所賜的產業(參《詩》127:3),我們有責任和義務教養孩童走當走的道路(參《箴》22:6),幫助他們“盡心、盡性、盡力”愛上帝(參《申》6:5-6)及愛人如己。當然也包括教導他們怎樣依靠上帝克服自己的軟弱和缺乏自制。 但同時聖經也特別提醒,我們“不要惹兒女的氣”(參《弗》6:4,《西》3:21)。不“惹氣”不是說是非不分、一味遷就、縱容、溺愛,而是說我們在教育孩子的時候,要謹慎自守,不要憑著我們敗壞的血氣,說出虐待性質的話、做出傷害性質的事,例如詛咒、謾罵、體罰過度或失控、偏心、不斷嘮叨無法自制,等等。我們不可傷害孩子,讓他們“失了志氣”(參《西》3:21)。 “惹氣”是我們憑著人的血氣、用帶著“老我”的罪性的方式,來回應孩子不聽話的問題。而上帝的心意是要我們靠著聖靈的幫助,用敬虔的態度和方式來回應生活中的難處和困境。 正如提姆·連恩和保羅·區普在《人如何改變》中所說,假如孩子沒有按照我們的意願行事,我們就對他們失去了應有的耐心,結果就會產生很多新的問題。一旦我們犯了“惹氣”的罪,即使孩子能依照我們的話勉強去做,問題也得不到解決,反而會變得更糟。但如果我們能用敬虔的態度和方式去處理,雖然不能保證孩子的反應一定符合我們的意願,但是至少上帝要在孩子生命裡做的善工,不會因為我們的罪而受到阻攔(註)。 孩子陷於網絡沉溺,對於基督徒父母無疑是很大的考驗,挑戰我們的耐心和智慧。一味地“圍追堵截”、想盡一切辦法阻止孩子上網是徒勞無益的。不斷訓斥、跟孩子吵甚至打罵孩子,更不可取。 此時,父母除了好好為孩子禱告,只能用愛心和耐心對孩子進行正面的引導,跟他們一起禱告,陪伴他們走出困境。當我們這樣陪伴孩子時,我們自己的身心靈各方面也在與孩子一同成長。 改變可能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。其實孩子很可能是陷於傷痛、懊悔,自卑、絕望、自暴自棄等交織在一起的情緒中,因為勝不過罪而“失了志氣”。父母這時候最不應該跟他們“鬧翻”,一旦被他們“拉黑”,就斷絕了交流的可能,無法維繫親子關係。 這時候,我們更需要多陪伴、鼓勵孩子。同時,也應該省察,若是我們自己也在社交媒體等方面,有缺乏節制和忍耐的問題,我們也需要悔改,並採取實際行動操練自制,在孩子面前有好的見證和榜樣。否則,孩子將會很快看穿我們的假冒偽善、“說得做不得”,這對他們的信仰將造成打擊和損害,以後我們無論話說得多屬靈,他們都會認為是虛偽的。 “不惹氣”並不是“佛系”處理,不管不問。從正面的角度來講,我們可以在家裡設定一些好的家規,養成好的習慣(例如設定每天上網時間的限制、所有電子設備晚上都不能帶入臥室,等等),跟孩子約定一起做“社交媒體禁食”或“數位安息日”等培養節制和耐心的實際操練,也可以多花些時間跟孩子一起鍛煉身體、到公園遠足、做一些手工、玩非電動的遊戲,等等。不是光有禁令,而是也鼓勵孩子花時間做一些有益身心靈健康的事情。 […]

生活與信仰

顛覆三觀的呼召(基甸)2021.03.10

主耶穌呼召我們捨己,背起十字架跟從祂。我們被上帝救贖,蒙上帝呼召,歸向祂,並且在每個地方、每個崗位上、每一件事情上為祂而活,好叫我們“行事為人對得起主,凡事蒙祂喜悅,在一切善事上結果子”,結出生命與福音的果子,榮神益人。 […]

思潮交鋒

基督教是西方宗教?你Out了!(基甸)2021.01.08

但是詹金斯對南半球基督教有更樂觀的看法。他認為亞非拉的基督教反而更能抵抗像西方基督教那樣受物質主義、資本主義、自由主義和存在主義的影響而產生的世俗化,而更追求回到真正基督信仰的本質。亞非拉的“下一個基督徒王國”更具有超自然主義特質,更注重末世論和屬靈爭戰,更有傳福音的熱忱。 […]

事奉篇

說易行難——如何處理個人衝突?(基甸)2016.06.21

最近讀了桑德《和平締造者──解決人際衝突的聖經指南》(註1) 一書,並學習了“建造教會領袖”系列材料中的《衝突的處理》(註2),對筆者反思“基督徒應該如何處理個人衝突”很有幫助。在此與弟兄姐妹分享上述兩書(其中一份只是材料不是書)提出的一些原則和建議。 […]

其他

堆炭火堆在兒子頭上?

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71期。 基甸 青春期的兒子常常令老爸老媽生氣,有時甚至氣到說: “再也不要管他了,隨他去吧!” 一天,媽媽剛說了“不管他”的氣話,又在那邊兢兢業業地給兒子做好吃的斯慕雪(smoothie)。 爸爸偷笑,說媽媽“又犯賤”。媽媽立即回答: “我這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!”

No Picture
事奉篇

從方寸世界仰望星空——向新一波留學浪潮傳福音

本文刊於《舉目》64期 基甸        最近和朋友聊天,大家都不約而同地談到,近年海外的中國留學生越來越多,而且年齡越來越小。國內的朋友說,不知不覺中,身邊已有很多人把孩子送到海外讀書。在美國的朋友也說,明顯感到美國的大學裡,來自中國的孩子越來越多。        今天在微博上看到一張照片:一大群中國孩子,半夜聚集在美國印第安納州的沃爾瑪店門口。原來,時值開學,普度(Purdue)大學的中國新生,集體“血拼”(shopping)生活用品。2012年普度大學有4千多名中國留學生,今年估計更多。  特點低齡化        最近有新聞說,因為大批中國留學生湧入紐約上州的大學城,小鎮的商店裡,因此專門增加了中國食品。上個月我回美南小城的母校,發現中國留學生比20年前我讀書的時候多了很多。光是本科生,就比當年所有的中國學生、學者總和還多。如今,似乎隨便一個美國大學,都有數以百計到千計的中國留學生。         我在網上看到的統計數據,也佐證了這新留學浪潮。。從2008年的16萬,到2012年的41萬。海外的中國留學生人數,平均每年增加6萬。2012年,在美國大學就讀的中國留學生,有將近20萬人(圖1,註1)。2010年代這一波留學新浪潮,顯著的特點,是低齡化:2012年在美國中學就讀的中國小留學生,有24,000人,而相較2010年,僅有6,000多人,2006年還不到100人(註2)。        中國父母和學生對國內教育體制的失望和厭倦,是留學生人數增加、低齡化的一個主要原因。家長普遍抱怨:“孩子在中國太累了!”2010年,近1百萬考生放棄高考,其中打算出國留學的,佔21%。        2012年4月,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發佈的調查結果顯示,70%的中國高中生對出國留學感興趣,80%的中國父母贊成孩子出國留學。        有經濟條件把孩子送出國讀書的家庭,也越來越多。另一方面,歐美國家近年經濟不景氣,學校也希望通過擴大招國際留學生來創收。 新舊的不同         中國學生到歐美國家留學的上一波浪潮,是在1980、1990年代。我就是那個年代出國留學的。今天湧出國門的中國留學生,跟二、三十年前我們那一代,有顯著的不同。我們大多數是到海外讀理工科專業的碩、博士研究生,多數有獎學金、助研金,或助教工資,而且學校免除學費。只有少數學生需要在餐館等地方打工,才能維持生活。        大多數留學生都已經結婚,甚至有了孩子。剛到海外的時候,基本上都是一無所有,購物需要搭朋友的車,傢俱是朋友幫忙撿來的。        那一代的人,經歷過貧苦,大多吃苦耐勞、節儉勤奮、憂國憂民,相信個人奮鬥、科學至上。        今天新一代的留學生,多是單身,從小在相對優裕的環境中長大。他們留學海外不菲的學費和生活費,基本由家裡提供。租高檔公寓、買房、買新車,甚至開豪華跑車的,都不罕見。他們所學的專業,也不局限於理工科。除了最熱門的商科,人文、藝術、音樂等科系都有。       跟其他條件優越的中國90後一樣,他們大多時尚、大方、自由、率直、聰明、有主見,喜歡用智能手機。同時,可能比較自我中心、自戀、頹廢、情緒易變、不愛跟人交往、更多地受後現代思想的影響……        這些年輕的留學生,給海外華人教會帶來新的挑戰和機遇。當年我們那一代的留學生,物質比較貧乏。很多人一到海外,就受到華人教會的關懷和幫助,被基督徒帶到查經班或教會小組,並且留下來,最終信主。我就是這樣。         從“仇恨文化”走出來的我們,本來相信“世界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”,卻經歷了基督徒真誠的愛。我們起初無法理解,但隨後深深感動,因而開始仰慕基督信仰,願意深入瞭解。        今天新一代留學生,在物質上優越得多,未必需要教會為他們撿舊家具,或每個週末用車載他們去買菜、購物。查經班或教會小組免費提供的中國飯菜,也許能吸引他們來參加一、兩次的迎新活動或查經聚會,但很快他們就可能因為學業忙,或者週末有更好玩的活動,而不願意再來了。         […]

No Picture
事奉篇

走進人群的新切入點

基甸 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46期        社交網絡服務(SNS – Social Networking Service),是近幾年在互聯網媒體中脫穎而出的一類新型技術應用。社交網絡自從走上互聯網的舞台,就以驚人的速度發展,並與新的3G手機技術結合, 使網民或手機用戶訂閱、查看、轉發、評論各種消息、跟蹤自己關注的人,變得非常簡單、容易。        短短幾年的時間,SNS已經“飛入尋常百姓 家”,以快速的傳播和超強的互動性,吸引了全球數以億計的人。現今許多網民或手機用戶,上網後的第一件事,不再是查看電子郵件或到門戶網站瀏覽新聞,而是 打開自己的個人社交網絡,從上面瀏覽自己選擇的信息和新聞。可見,個人社交網絡已經成為許多人每日生活的重要部分。        最受歡迎、用戶最多的社交網絡,在海外包括Twitter, Facebook, Google Buzz, Myspace, Yahoo Meme和Foursquare等。在中國則有微博、人人網和QQ(騰訊)等。         儘管不同的SNS有不同的特點,其共同點是以個人為中心來組織信息。這使得網絡上的信息極富個性化,有很大的自由度。另外,平台的簡單、易用,使得發表和轉 載信息極為容易、數量巨大。如目前的Facebook,全球用戶數已超過5億,每月發佈超過10億張照片、1千萬個視頻,和10億條動態更新、網絡鏈接和 博客文章等內容。         面對社交網絡的迅速發展和普及,“基督徒怎樣看待社交網絡”、“社交網絡是否可以用來傳福音”等議題,也逐漸受到關注。在此,我結合自己和其他一些基督徒網友的經歷和體會,談一下我的看法,以期拋磚引玉。 有人迷戀,有人厭惡        基督徒對社交網絡的態度和看法,顯然是多種多樣的。有喜歡甚至迷戀的,也有不喜歡甚至厭惡的。        喜歡的基督徒,認為社交網絡便捷、高效,為維持、增進老朋友間的友誼,接觸、結交新的朋友,以及在平凡小事上見證信仰乃至傳播福音,提供了新的渠道。        不喜歡社交網絡的基督徒,則往往覺得它淺薄、瑣碎、雜亂,太多屬世信息而沒有屬靈的營養,容易讓人“玩物喪志”,影響靈命。         […]

No Picture
時代廣場

地震救災中“傳教”,引發爭議

基甸 本文原刊於《舉目》37期          2008年5月,四川汶川等地遭遇強烈地震。中國各地的基督徒迅速行動起來,奔赴四川參與抗震救災。在救災過程中,基督徒除了給災區人民提供物質上的幫助外,也積極甚至急迫地向災民傳播福音,勸人信主。         基督徒在地震救災中傳福音的行為,在網上引發了不小的爭議。首先有非基督徒網友,批評基督徒沒有盡力向災區人民提供實際幫助,相反,不顧災區人民感受而強行“傳教”。爭論之下,基督徒的看法也出現分歧。         非基督徒網友的批評中,比較激烈而有代表性的,是網友“沒有遠方”在博客上發表的《親歷汶川大地震中的中國基督徒》一文(下稱《親》文)。作者在文中,對基 督徒“乘人之危、乘虛而入”、“強行給災區群眾灌輸基督教信仰”、“踐踏宗教信仰自由、偽善、狂熱、邪乎”的“災區福音遊”和“極度傳教”,表示了強烈的 反感、厭惡和憤慨。此文在網上被多方轉載,反響很大。         我讀了《親》文之後覺得,由於“沒有遠方”帶著強烈的感情色彩和激憤情緒,其講述難免有一些不夠客觀的地方。我相信有很多投入救災的基督徒,都是憑著真誠的愛心參與的。一位朋友讀了《親》文後說:“我為那些默默無聞、真心幫助災區人民的 基督徒,感到委屈和傷心。”我也有同感。         但我跟其他很多基督徒一樣,也相信“沒有遠方”說的情況,並非子虛烏有、空穴來風。早在去年,我就在電子郵件裡,收到賑災的基督徒對“災區福音遊”的檢討和反思,一些描述與《親》文的講述有相似之處。我認為,來自非基督徒朋友的批評,對我們基督徒也 是一種提醒,可以幫助我們反思。網上不少基督徒朋友,也持類似的態度。 強制有理、天譴可信?          有一些基督徒,以“基督徒不傳福音有禍了”為由,反駁“沒有遠方”的批評,為救災期間的傳福音辯解。他們認為,傳福音的大使命,大過其它救災行動(或者任何 “文化使命”)。他們認為,“人都要死了”,這個時候基督徒首要的任務,當然是“搶救靈魂”,根本沒有時間考慮“策略”或者方式。既然基督徒相信,悔改信 主是一個人最大的福分,那麼即使有一點“強迫”的成分,也是出於真實的愛心。雖然非基督徒不理解,但那不是基督徒的錯。          另一方面,針對 《親》文指責基督徒,用“天譴論”來“恐嚇”人,一些基督徒認為,“天譴論”符合聖經,基督徒不能不傳講、宣告。網上有人專門收集了一些基督徒的“天譴 論”言論的截屏, 包括“求神將憤怒傾倒下來”之類的話。在“沒有遠方”的個人博客上,還有基督徒留言:“奉勸那些死不悔改的人,思考一下中國的災難史,為什麼四川的災難特 別多、特別大?……四川自古以來拜佛,拜偶像引得神的大怒,派人傳福音被拒絕……四川的災難不會停止,不僅是四川,凡是罪惡多的地方,災難就大。如果在災 難面前依然不改,到審判的日子,你們就無話可說!你們拭目以待吧!”         我個人不完全同意“強制性傳福音有理”的觀點和“天譴論”。        基督徒的確有傳福音的“大使命”。把福音傳給人、讓人信主,是對災區人民的最大的幫助和最好的祝福,這種想法本身並沒有錯。但是這絕對不等於,為了傳福音可 以不顧他人感受、不講效果,甚至“不擇手段”,或者以救災為名卻無救災之實,把災難功利性地當成傳福音的好機會,給人“乘人之危”的印象。          基督徒給人傳福音,歸根結底是出於愛,出於對他人靈魂的關愛。如果沒有愛,“極度傳教”就成了“響的鈸、鳴的鑼”,“福音旅遊”就成了一陣風的時髦活動。 […]